「致全世界所有陪伴我们的伟大玩家、合作伙伴以及团队们,感谢你们的支持!」
——育碧 Via Twitter

当育碧发出这条意味深长的推文时,我仿佛看到了一群正在土豆田里欣然起舞的身影。因为伴随着这条推文同时发生的还有以下这条新闻

维旺迪售出手中占育碧全部股票 27.3% 的股份,且 5 年内不得再购买任何育碧股票。腾讯以 24.5 亿美元收购育碧 5% 的股份,同时承诺不转让其股份,也不会增加其在育碧的股权和投票权。

这样的结局让维旺迪和育碧的这场长达两年多的收购拉锯战画上了一个 「双赢」 的句号。是的,你没看错,不只是育碧可以免除被恶意收购的困扰,继续它的农副产品耕耘事业。维旺迪的退出对其本身来说也并不算得上是什么损失——自 15 年 10 月维旺迪开始持股并不断尝试越过 30% 的标准线收购育碧至今,育碧的股价已经翻 2-3 倍有余。所以从资本收益(这也是维旺迪的一贯作风)来看,如此高的投资回报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育碧近年股价走势图,数据来自 investing.com

当然,在本次股票回购中,我们可以看到另一个熟悉的身影——腾讯,所以本次事件并不只是只对上述两方起到影响。育碧首席执行官及联合创始人约夫斯·盖尔莫特(Yves Guillemot)说道:「拥有腾讯作为合作伙伴让我们深感荣幸,我们很期待与他们继续合作,为中国玩家带来出色的游戏及娱乐体验。」 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Martin Lau)也表示,与育碧的合作可以让育碧的拿手好戏走进更多中国消费者身边。

结合腾讯在中国游戏界的地位及其 WeGame 平台的布局,无论走进中国的是土豆丝还是薯条,我们都不难想象到之后在这个拥有数千亿人民币游戏市场的国度能够接触到更多的育碧作品。然而在猜测之余这些也都是后话,与腾讯国内一贯作风(和口风)相异的是,从 Epic Games(《战争机器》(该系列已卖给微软)、《堡垒之夜》等游戏开发商,腾讯在 2012 年 7 月以 3.3 亿美元收购其 48.4% 的股权)到动视暴雪(代表作如动视和暴雪的系列游戏,腾讯在 2013 年 7 月以 14 亿美元获得其公司 6% 的股份)再到 Riot(《英雄联盟》开发商,腾讯在 2015 年 12 月以 2.31 亿美元获得其公司 100% 的控股)及 Supercell(《部落冲突》与《皇室战争》等游戏开发商,腾讯在 2017 年 4 月以 86 亿美元收购其 84.3% 的股权),腾讯在对待某些国外公司时展现出的更多的是只出钱,不过多干涉 「内政」 的 「良心形象」。假如没有看到这些参股资讯,或许很少有人能够意识到它们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是 「腾讯的人」。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腾讯么?不要惊讶,腾讯一直以来都是这么 「腾讯」。(虽然腾讯也入手了蓝洞,但目前并未有太多相关进展,这里我们暂且不提)

躬耕氪金,服侍捞金

「在西方游戏行业占据了一席之地后,腾讯或许才是最大的赢家。」
「Tencent is perhaps the biggest winner, gaining a stake in yet another major Western publisher. 」

《福布斯》平台作者 Erik Kain:《教师、腾讯出手,维育争夺战终谢幕》
Erik Kain Via Forbes:《Ubisoft Avoids A Vivendi Takeover With Help From Teachers And Tencent》

对绝大多数的国内游戏玩家来说,腾讯往往被默认为 「氪金使我变强」 的象征。然而这也是为腾讯所切身信奉的信条。根据腾讯刚刚公布不久的 2017 年财报收入显示占据总营收 41%,共计 978.83 亿元人民币的份额使它无愧于全球第一游戏营收商的宝座。而这样的数据离不开其发行游戏的支持。作为一家非游戏起身的互联网厂商,腾讯在(传统)游戏行业业内并没有太多拿得出手的游戏,但这并不能阻止它在游戏界驰骋的步伐。在十余年的时间内,腾讯在国内外的数十场、斥资数百亿元的投资并购布局让它在游戏界的势力不断壮大,在手游和端游领域均留下了令人望尘莫及的身影。

腾讯的海外游戏公司收购动态(部分),数据整理自搜狐以及雪球相关报道

 

作为腾讯的最直观感受者的我们不难发现,无论腾讯对待这些插手公司的态度是温和还是强硬,当它的版图延伸到哪里的时候,它就有了在那里生存和发展的可能。MOBA、棋牌、动作、射击、乃至益智···只要玩家在哪里哪里就会出现它的身影。而通过至今仍在继续带来收益的 「上古遗物」《穿越火线》和《地下城与勇士》来看,在其庞大的用户量的作用下,这个可能将会更加可能。

「这些收购举动证明了如果你想要了解 3A 大作领域的资金去向,腾讯是当下可以参考的一个对象。」
「All of this means that Tencent is the company to watch right now for anybody interested in where money is moving in the world’s triple-A gaming space.」

ARSTECHNICA:《育碧现已加入中国最大游戏发行商的 「版图」》
ARSTECHNICA:《China’s largest game publisher adds Ubisoft to its massive portfolio》

我们无法预知下一个 「全民游戏」 将会从何处走出,但当这些已经经收起玩家考验的 「潜力股」 们能够更好的在市场中崭露头角,让腾讯得以继续提升报表时,不管是 「火麒麟」 还是 「原厂发售」,不管是 「农药」 还是 「lol」,它们最后都(可以)变成了腾讯的 「回声」。

在表面上或者在实际行动上腾讯做出何种表现,它的最终目的都绕不开用来答复各位股东的财报。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作为主要受众的玩家群体,他们关心的更多的可能是自己以后到底会 「变强」 多少。尽管 「腾讯布局」 并不一定就意味着 「腾讯风格」,在什么都不做和什么都有尝试过的游戏引进先例下,假如育碧正式与腾讯展开合作通过腾讯进军中国市场,后果仍然很难让人放心。《刺客信条》们会不会成为下一个 「《火箭联盟》事件」 也让更多的育碧玩家心生疑虑:笔者相信任何一个玩家都不会拒绝一款国外开发作品进行本地化的适配,但其中的裨益权衡却总是会成为代理商和玩家们的芥蒂所在——如此前笔者所讨论的那样,在用户给予相应寄托时,承载公司的商业道德是这种寄托关系能够延续多久的时间保证(之一)。腾讯的步伐越大,玩家们的期望也就相应越高。但当它迈出小的步伐时,它被寄托的期望却没有随之相应减小——坐拥亿级月活用户的腾讯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对它的用户来说影响都不可能被忽视。更何况:

「少数几个巨作占据着它的主要收入来源。游戏中的虚拟道具占据了腾讯主要收入的一半以上。」
「A handful of hit games fuel most of its revenue。The most important virtual good purchases for Tencent are those that occur in its games, which contribute over half of the company’s revenue.」

TNW:《你所不知道的腾讯六件事》(该文早于 2014 年就已发布)
TNW:《6 things you may not know about Tencent》

然而与其以亿计算的活跃用户相比,育碧玩家总归只是少数,游戏玩家更不是意味着所有的腾讯用户。在我们这个习惯了 「免费游戏」 的国度,这些在国外受尽风光的 「3A 付费大作」 来到国内要怎样才能符合水土,也是需要来自用户群体的支持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假如这里能够出现一个良性的环境,无论是哪种尝试,总会要有向前迈出第一步的那一方。而这其中也一定不会缺少双方的互相尊重——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宽容的尊重。只是,假如刚才的假设(良性环境)得以成立,在下一块等待我们去发现的土豆田里,这种尊重终究会到达其限度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