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开始进行海外市场的布局。这其中比较成功的案例包括智能手机厂商小米、oppo 与 vivo,这三家中国公司在印度市场中都占据主导地位。类似地,华为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进入发展中国家市场,成为中国最早出海的科技企业之一。任正非曾提到,「当我们计划国际化的时候,所有肥沃的土地都被西方的公司占领了。只有那些荒凉的、贫瘠的和未被开发的地方才是我们扩张的机会。」很多类似这些品牌的企业最早选择在经济发展与技术水平不及中国的国家和地区,从而避开大型跨国企业的正面竞争。

然而,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和创业公司开始在西方国家中寻求落脚点。由于欧美国家的政治与文化体系与中国相比存在巨大的差异性,一些中国公司在出海欧美的过程中因此而碰壁。

深圳企业一加(OnePlus)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作为在美国市场比较热销的小众品牌,一加在 2017 年 10 月被曝光收集美国用户数据。该公司后来解释,这些数据是为了进行用户体验分析,并提供更好的售后支持。通过用户体验计划收集数据本身在手机厂商中本身是常见行为,市面上几乎所有的智能手机都会匿名收集用户使用数据。而这次案件中,一加却同时收集了用户可辨别的信息,包括账户和 IMEI 码等,侵犯了用户的隐私。未经用户许可收集非匿名数据,在一些国家甚至是违法的。

愚我一次,其错在人;愚我两次,其错在我。今年一月,一加再次被曝光用户隐私问题。而这次问题却更严重:一加收集的用户信息中,包括剪贴板上的内容。该公司后来声称这本来是只针对中国用户的「功能」,在开发美国版本的时候忘记移除。

中国网民对此却见怪不怪,认为在国内早已习以为常。在 Android 的生态系统中,中国公司开发的第三方应用程序常常要求非常离谱的用户权限。你要下载一个公司办公协作软件,它却要获取你的通讯录权限,不然就没法使用。你即便想尽办法与其斗志斗勇,错过工作任务被主管臭骂一顿后只好服软。

我们暂不争论为何一加要收集中国用户的剪贴板数据。在美国文化中,民众对互联网隐私非常敏感。相比与发展中国家,美国市场的消费者更不愿通过出卖隐私来获得低价。欧美国家的信用卡通常只需要卡面信息即可进行无卡支付;一些用户反馈自己在一加手机上复制了信用卡卡号,不久后卡片被盗刷。无论这是厂商有意而为,还是只是一个失误,这种事件在欧美市场中都会为品牌大大减分。

今日头条也是今年比较火的出海企业。该公司在美国的子产品 TopBuzz ─ 像它的中国产品一样 ─ 通过人工智能技术为用户推荐新闻。动点科技英文版(TechNode)的一篇来自 Elliot Zaagman 的评论指出,该英文平台会为用户推荐已经被证伪的假新闻:什么「小野洋子和希拉里克林顿搞女同」、「茱莉娅·罗伯茨曾说奥巴马夫人连给特朗普夫人刷马桶的资格都没有」── 全都是由个人用户分发,而不是正规新闻源。

我没怎么用过中文的今日头条,原因是我每次打开那个软件,映入眼帘的全都是标题党(clickbait),类似的假新闻也不少。但这似乎并没有让绝大多数中国用户讨厌这款产品。在美国,这却是另一个故事:2016 总统大选中,两党候选人和支持者都指出社交媒体上的大量假新闻(fake news)干预了选民。互联网社交媒体允许了没有经过验证的「新闻」被个人用户发布,并通过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人工智能推荐算法进行传播,并在这些平台上获得广告收入。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也曾在主页上承诺打击假新闻。

在人工智能的时代中,新技术给美国的社会和政治都带来了挑战。基于机器学习的新闻模式允许用户只看自己想看的内容,并增强自己的政治偏见,而不去接受其它的观点。如果今日头条的欧美产品想要立足,必须同 Facebook、Twitter 这样的本土公司一起思考如何解决美国社会中现有的问题与需求,而不是将中国模式照搬。

无论是一加隐私问题的曝光还是 TopBuzz 对假新闻的忽视,两件事情都反映了中国企业在欧美市场中对本地文化价值观的低估。西方的很多社会文化在中国是鲜有先例的:公众隐私、新闻自由、平权运动。中国企业想在欧美成功,必须先要「变成」欧美企业,以当地市场的文化视角思考问题,并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只有这样应对文化冲击,中国企业出海欧美才能有更多的机会,与本土同类品进行竞争。

 

本文作者:房天语(Tianyu M. Fang),经编辑整理发布。